首頁 首頁 資訊 查看內容

原創《國家寶藏》《我就是演員》綜藝小劇場式輸出成主流

2019-06-20| 發布者: 長興百事通| 查看: 135| 評論: 1|文章來源: 互聯網

摘要: 鋒芒智庫丨沐漁近年來隨著劇情式真人秀的不斷風靡,綜藝里的劇情也越來越精彩。除了劇情化剪輯,劇情演繹也......
畫冊設計 http://www.tzbank.net/site.asp?SiteID=11612

鋒芒智庫丨沐漁

近年來隨著劇情式真人秀的不斷風靡,綜藝里的劇情也越來越精彩。除了劇情化剪輯,劇情演繹也十分盛行,不僅是真人秀,其他各類綜藝里也都開始蔓延影視化的故事演繹,真人秀、演技類、文博類、兒童成長類等節目中的影視演繹愈發常態化。

從《演員的誕生》《國家寶藏》到《幻樂之城》《上新了·故宮》《一本好書》以及今年即將席卷熒屏的多檔演技類、生活類綜藝中都少不了影視化演繹。以小劇場小故事的形式詮釋綜藝內容,成為綜藝創作中的一大重要表現形式。

影視演繹進入綜藝,故事短片成節目重要法門

2017年,在《演員的誕生》舞臺上實力演員們正面飆戲,還原經典影視IP;在《國家寶藏》中,國寶守護人現場演繹國寶的“前世傳奇”和“今生故事”……這樣類話劇的節目舞臺現場表現形式,成為了那一年綜藝里的一大創新。

2018年,《幻樂之城》通過四位唱演人與導演搭檔,完成從故事劇本到完整表演的唱演秀;《上新了·故宮》故宮文創新品開發員周一圍不僅要探尋故宮歷史文化,還要角色扮演歷史人物,演繹文物的歷史故事;《一本好書》以戲劇舞臺的沉浸表演再現書中精彩片段……2019年至今也陸續出現了《星空下的童話》《閃亮的名字》《一出好戲》等將影視演繹搬上綜藝熒屏的節目。

近兩年間,影視演繹在綜藝中被廣泛運用,而將時間撥回到2014年,影視化創作便已在綜藝里早有苗頭。《我們都愛笑》主打嘉賓在不同特殊場景下的即興表演;《星劇社》以舞臺劇的形式將話劇搬上電視熒屏……2015年,真人秀《咱們穿越吧》嘉賓們在節目中回到過去,體驗并演繹歷史上不同時期的不同生活;《全員加速中》由于正編劇,每一期節目中都有時代背景互相獨立的劇情,隊員通過任務通告推動劇情發展……

綜藝節目中的影視化演繹越來越普遍,從今年各平臺的綜藝片單來看,在湖南衛視《一出好戲》,北京衛視《生活請回答》,江蘇衛視《未來的大劇》,騰訊視頻《演員請就位》等綜藝節目中,影視化的故事短片呈現還將迎來新一輪的高峰。

真人秀、演技、文博、兒童,綜藝影視化背后的差異表現

影視演繹被搬上綜藝熒屏,并不在局限于只是真人秀情景設定下的單一表演,而是在不同類型的綜藝里承擔著不同的節目效果。從目前情況來看,其在不同節目中主要呈現出如下的一些差異表現。

競技真人秀,豐富賽制,推進情節發展,代表綜藝《咱們穿越吧》《全員加速中》。這類節目中的嘉賓表演雖然有著情景設定的大框架,如環境、時代、身份等,但嘉賓在節目中主要還是扮演的“自己”,呈現上偏向于無厘頭、荒誕的喜劇形式,與影視作品中的沉浸化演繹有著很大區別。

演技類,凸顯專業,內容組成必備,代表綜藝《我就是演員》《演員的品格》《一出好戲》。在此類節目中,影視演繹是展現嘉賓實力的必要環節,同時其中大量對經典影視IP片段的綜藝再現,降低內容門檻,在一定程度上放大了節目對觀眾的吸引力,借勢經典、情懷碰撞,演技類已成為近兩年來的熱門綜藝類別。

文博類,增添趣味,豐富呈現形式,代表綜藝《國家寶藏》《上新了·故宮》《一本好書》。在文化類綜藝里,無論是厚重的博物館題材,還是淵博的薦書節目,其在年輕觀眾群體中的滲透力總是十分有限,而小劇場的故事表演形式,則能為原本高高在上的內容增添親切感,情景演繹也能讓原本缺乏畫面感的枯燥陳述,充滿表現力。

兒童成長類,喚醒童心,貼近目標群體,代表綜藝《童心撞地球》《星空下的童話》。童話劇這一寓教于樂的故事演繹,在兒童節目里一直擁有無可比擬的表現優勢,區別于成年人的演繹,采用兒童表演童話故事、兒童經典IP的形式,也能更加貼合目標受眾群體的理解力。

其他,強化主題,創新敘事方式,代表綜藝《幻樂之城》《閃亮的名字》《生活請回答》。《幻樂之城》帶來以“唱+演”的原創音樂故事短片;《閃亮的名字》采用“尋訪紀實+明星演繹”的敘事方式,再現英雄人物的感人事跡;《生活請回答》圍繞社會生活熱點話題打造故事短片,以此引發大眾討論與共鳴……

在真人秀、演技類、文博類、兒童成長類等多種節目中,影視演繹的廣泛運用優勢作用明顯,這些作用中既有共通之處,也“因人而異”呈現出各自的側重表現。

精制作與高投入,有看點無亮點待突破

與過去綜藝為了滿足觀眾的窺私欲,節目中不斷尋求嘉賓能展現出最真實的一面不同,目前綜藝的情景戲劇化趨勢明顯,綜藝不再只一味強調“真”,而是以故事化的包裝來展現一個個不同的主題作品。

綜藝的戲劇化、影視化,與當下綜藝行業不斷追求的精品化、垂直化密不可分。而這也無疑為綜藝的內容生產提出了更高的創作要求,每期節目中的故事臺本、服化道具、場景舞美等相比以往需要花費更多的人力、物力、財力。

如唱演秀《幻樂之城》在制作過程中,參與人員達700人左右,其中電視人員占到了兩三百,電影團隊則有近400人,攝影棚內的表演場景均需在短時間內完成拆除與搭建,制作壓力不言而喻。

高投入、精制作的同時,影視化演繹并不意味著能夠獲得理想的市場份額,觀眾是否買單并非是某一套路化創作所能夠決定的。縱觀目前市場上涌現出的此類綜藝,有看點、無亮點、口碑與流量難兩全,成為了他們的共同命運,絕對的超級爆款與代表性作品尚未從中誕生。

也因此,結合影視演繹的綜藝在投入與產出比上往往并不十分可觀,對內容生產者以及平臺運營者而言,在押注此類綜藝時,也還需量力而行、有的放矢。


鮮花

握手

雷人

路過

雞蛋
| 收藏

最新評論(1)

Powered by 長興百事通 X3.2  © 2015-2020 長興百事通版權所有

2017内部透码彩图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