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首頁 資訊 查看內容

《過春天》到底好在哪?一篇文章告訴你(201911)

2019-11-06| 發布者: 長興百事通| 查看: 135| 評論: 1|文章來源: 互聯網

摘要: 青春電影,尤其是國產青春電影能被大家刷屏夸的,基本都屬于鳳毛麟角的存在,每一部都有獨特的韻味。這樣的電影......
青春電影,尤其是國產青春電影能被大家刷屏夸的,基本都屬于鳳毛麟角的存在,每一部都有獨特的韻味。
這樣的電影,往早了說是姜文的《陽光燦爛的日子》,往近了說有《狗13》、《嘉年華》。
它們都不像傳統的青春片那樣,把鏡頭死命抵在課堂、打架、早戀、墮胎這些拍了一百遍的劇情,而是把目光看向了青春的另一個角落。
《過春天》聚焦的是青少年犯罪,講述學生和社會的關系。就題材而言,這是一個非常大的突破。
眾所周知,韓國電影一向喜歡聚焦社會問題,這或許也是《過春天》能在平遙電影節拿到最佳影片的原因之一。
毫無疑問“立足當下”是《過春天》能夠成功的最大原因。“過春天“,是走私的術語,意指”安全通過海關“。
看完《過春天》,觀眾最大的感慨應該在與它的真實和接地氣。這部影片,講述的就是發生在當下的故事,更具體一點來說,這是還00后或者剛成年沒多久的90后故事。
在他們的青春記憶里,其實已經不再是老一輩的課堂、家庭兩點一線的生活,而是和社會有了更復雜的接觸和關系,因而,故事也更加復雜難測。
故事的背景設置在深圳和香港,這里是中國最發達的地區之一。主角是還在上學的少女佩佩,她有一個殘缺的家庭。父親是住在香港的卡車司機,母親是住在深圳的小三。她每天的生活,就是來往于香港深圳上課和睡覺。
佩佩的成長環境是殘缺的,因而她的觀念也不完整。她的生活,既不能靠母親,也不能依靠父親。她的人和她的生活很像,兩頭往返,兩頭都不是真正的歸屬。
為了達成這個愿望,佩佩開始想法設法搞錢。她既幫人貼膜也做兼職,但很快她就發現這單微薄的收入是不可能買得起圣誕節到日本的機票的。
此時,jo的男友阿豪出現了。因為一次意外,佩佩接觸到了阿豪走私iPhone的團隊。穿著學生裝,天天往返香港深圳兩地的佩佩,很快就成了走私iPhone的熟手,成了老大“花姐“的干女兒,在團隊里成了”佩佩姐“。
她很快就賺足了機票錢,買好了去日本的機票。然而,在團隊的那種氛圍,那種被重視的感覺,卻讓她有些“成癮“,不能抽身。
盡管阿豪警告她說:你并不是什么佩佩姐,你只是個什么都不懂的女學生。然而,為時已晚。
最后,阿豪和佩佩決定瞞著花姐“干一票大的“,卻被花姐識破導致兩人被抓。眼看著場面無法收拾,一場抓捕結束了整場鬧劇。
佩佩究竟為何能夠重返課堂我們不得而知,但最終她將一條鯊魚放歸大海的鏡頭,卻分明表達了一種經歷了”另類青春“之后的成長。
《過春天》給我的印象很想姜文的《陽光燦爛的日子》。姜文聚焦的是80后的成長故事,軍隊大院、北京胡同是它的背景;《過春天》聚焦的是00后的成長故事,經濟發展、豪華都市和人生欲望是它的背景。
這兩部影片的取勝之道都在與“真實“二字。不同于帶著濃重的濾鏡和幻想的《致青春》《萬物生長》等青春電影,《過春天》成功的點不在于懷舊,而在于當下正在發生的故事。
就故事而言,《過春天》其實更像是一部文藝電影,它沒有激烈的故事沖突和劇情反轉,盡管導演已經盡力在制造一個沖突迭起的故事了,但比起商業電影的快節奏來說,它仍舊顯得沉悶。
不過這并不妨礙它成為一部飽受好評的電影,根源就在于它講的故事夠生活化。觀眾很難不去相信這樣的除濕器故事不會發生,這就是成功之處。這是觀眾能夠移情這部電影的根本。
觀眾愿意相信故事的發生,就自然會去思考佩佩的生活,佩佩的選擇以及佩佩的成長,觀眾也就會發現,像佩佩這樣走向歧途的孩子,在這樣一個經濟飛速發展的時代,不僅僅只是個例。
佩佩最初的出發點只是去日本看雪看櫻花,這和佩佩媽想要去西班牙的愿望本質上沒有什么不同。然而佩佩媽表面喊著“別人孩子有的,我家佩佩一樣得有”,實際追查起來,她其實連自己的孩子想要什么都不知道。
在影片的最后,當佩佩帶著媽媽登上那座能夠俯瞰香港的山頂時。她就如領她入行的阿豪一樣,帶自己的母親看清了生活的真相。
佩佩媽渾渾噩噩那么多年,最終還是被自己的女兒點醒,這何嘗不是一種另類的表達呢。父母子女,在當下這個變化迭起的時代,是需要共同成長和學習的,而不是單方面的教育。
找詐騙罪律師著名刑事律師

鮮花

握手

雷人

路過

雞蛋
| 收藏

最新評論(1)

Powered by 長興百事通 X3.2  © 2015-2020 長興百事通版權所有

2017内部透码彩图网址